行叶_无风不起浪

这儿行叶/风不起‖优散‖实况RPS综合cp向‖伽小‖安雷‖请多指教。
欢迎勾搭,企鹅号1968625741

【安雷】来养一只召唤兽吧

年龄操作,9岁安x17岁雷。

安哥稍微有那么一点黑,都是私设。

流水账式文风,重度ooc慎入。

标题瞎取的。
————

安迷修搓了搓自己冻红的双手,拽紧了自己身上破旧的衣料,缩在角落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望着不远处缠斗的众人。不过具体来说,是一群人围攻一个人。

安迷修一边祈祷着他们不要注意到自己,一边摸出了绑在小腿上锋利的小刀,以防不备之需。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被围攻的人露出张狂的笑容,接下来的局面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人迅速的干翻了一大片。

瞬间的逆转让安迷修有些迷茫,他本以为会看到那个少年被人痛殴一顿,结果其实是他一直在拖延时间吗?

“雷狮!你会遭报应的!”似乎是领头的人实在是不甘心,半撑起身子恶狠狠的盯着少年。不过还没等他嚣张一会,就被狠狠的踩了回去。

那个人……叫做雷狮吗?有点耳熟啊?安迷修这样想着,仰起头想看清少年的样貌,却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双紫色的眼睛。

雷狮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身上停留多长时间,对于他来说,这种在贫困星球随处可见的孩子就如同老鼠一般,根本不需要在意。

安迷修却乐得这种无视,他安静的站起身走向了雷狮——被雷狮一帮人打翻在地上的“尸体”,轻车熟路的在人身上搜刮所有能拿来使用的东西。

这次和以往基本没什么收获不同,安迷修看着自己翻出来的一大沓钱有些迷茫。可能是他呆滞的时间太长了,回过神来再抬头被眼前近在咫尺的雷狮吓了一跳。

“小鬼。”雷狮轻松的拎着他的后颈把他拎起来,盯着他的眼睛,“胆子很大啊。”

还没等安迷修想好要怎么回话,就被雷狮扔到了另外一个人边上。

“卡米尔,带这个小鬼去洗澡收拾收拾。”

这下安迷修真的是被这个突发情况被吓傻了,连带着雷狮身边的人也有些呆滞。

此刻安迷修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这个恶党该不是恋童癖吧???

之后被卡米尔浑浑噩噩的带去洗了澡换了衣服,安迷修还是没搞清楚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他转过头去看着卡米尔。

相比安迷修直愣愣的眼神,卡米尔的眼神就要复杂的多,他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孩子纠结极了。

卡米尔斟酌了一下语言,没敢说雷狮就是想要一个跑腿的,“加入雷狮海盗团吧。”

安迷修想了想点了头,然后又犹豫了一下开口问:“我能不能带上我自己的东西,放的不远的。”

.

等安迷修抱着一个基本和他一边长的箱子回来的时候,站在那里的人就已经变了。

“我叫安迷修。”还没等雷狮开口喊他小鬼,安迷修就掐断了他的话头,表情单纯的看着抬头。

然后他就又被雷狮拎起来了,手里的箱子落在地上,发出金属间清脆的碰撞声,本来就没有封好的箱子彻底散开,两把剑就那么露了出来。

“剑不错。”雷狮轻松的把他扔到羚角号里面去,俯身捡起了一蓝一橙的两把剑。

安迷修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屁股,看着雷狮的后背清楚的知道雷狮并不是信任自己,而是觉得自己对他根本就没有威胁。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可不怎么好过啊……

—tbc—

雷狮让安哥加入海盗团的理由:

1.缺个跑腿的。

2.安迷修看起来很好玩。

安迷修加入雷狮海盗团的理由:

不加入会被雷狮打死。

我不行了我快被安哥帅死了呜呜。
一直都只在lof留文之类的但是我克制不住我想吹安了(哇)
安哥真的好温柔啊啊而且特别苏……
他好棒啊啊啊啊啊(炸裂)

【优散】晚安

与真人无关,都是私设。

重度ooc,短打,特别短。

糟心事多了摸甜饼舒缓心情。

————
逍遥散人其实是经常熬夜的。

玩起游戏就忘记了时间,虽然困的眼皮打架却也不想睡觉,转天就带着浅浅的黑眼圈到处晃悠。

相比而言优瓦夏的作息就显得比较正常了,标准的一点多睡觉,很少会通宵,睡眠时间也是标准的八个小时。

但是优瓦夏是那种睡眠稍微差一点就有很重的黑眼圈的人,总是一副修仙过度快要上天的颓废模样。

“优大我求你睡觉!”

后来优瓦夏经常能在评论里看见这样的字眼,感慨自己究竟在粉丝眼里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明明死不睡觉的是某个傻蛋,再熬夜头发都要掉光了。

他坏心的想着,手下却熟练的敲了一句晚安给逍遥散人发了过去。

————
逍遥散人放在腿上的手机猛然震动了起来,慌忙的把人物操纵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捞起手机熟练的回了一个晚安。

知道自己现在还没睡觉的大概只有某个混蛋了吧。

所以打完这局游戏就去睡觉吧,可不能辜负优瓦夏少有的体现在表面的温柔啊。

“晚安啊,优瓦夏。”

—fin—

【伽小】如何逼疯一个玩魔方的人

伽小已交往设定。

欢乐恶搞,短打小甜饼,高度不科学。

重度ooc。

————————

小心超人觉得气氛有点不太对。

略带迷茫的看着周围的家人,开心慌忙的扭过头去避开自己的眼神,花心一如既往的在照镜子臭美——如果他刚刚没有偷偷的看自己小心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

粗心……好的看他也没什么用估计他什么都不记得,甜心……等等甜心在厨房???

小心的内心充满波动,甚至并不想笑。

迅速的瞬移回自己的房间,桌子上和往常一样摆着许多魔方,小心打开桌子上的计时器,拿起魔方的瞬间觉得手感好像不太对。

……错觉吧?

速拧了几下之后小心推翻了之前的想法——因为魔方,碎了。

小心茫然的看着手上残缺的魔方和桌子上掉落的魔方块,眨了眨眼睛放下了手里的魔方换了另外一个。

——然后小心看着两个碎掉了三阶魔方一脸懵逼。

今天可能不适合练三速。小心安静的收起魔方残骸,如是想。

于是小心安静的拿出了抽屉里面的四阶魔方,拧了几下——好的这个也碎了。

拿起六阶魔方看了看……这个魔方缺了一个角。

小心:想揍人。

“怎么了?”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廓,手臂紧紧的箍住他的腰,伽罗带着一副没睡醒的表情出现在小心身后。

小心放松的向后靠,烦躁感一扫而空,露出浅淡的笑容,指了指桌子上支离破碎的魔方。

伽罗先是愣了愣,随后皱了皱眉头,语气带着明显的不爽:“这个玩笑有点过分啊。”

“没关系。”小心转过身,搂着了伽罗的脖颈,他发自内心的喜爱着和恋人的亲密接触,这会让他有着足够的安全感,“还能装回去的。”

伽罗落下了一个顺理成章的吻,蓝色的瞳孔闪烁着光芒,“先陪我睡一会,醒了再给你把魔方装起来。”

——顺便要去告诉有些人,欺负我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小心看着伽罗变成紫罗兰色的瞳孔,眼神里透出些许狡黠。

“快睡觉吧。”

—fin—

也许有后续(bu

【主优散多cp单元剧】去日苦多

一个预告(bu

写在前面的预警

大量人物死亡,血腥描写预警。

有各种三观不正黑化向预警。

重度ooc预警。

是甜文。

cp预警:主线优散,副cp有峰骚,闻绝,陆P,8玛。

都是人鬼情未了的故事。

世界观设定。

一个人与妖和平共处,高科技与古文明共存的时代。

人类死亡后会脱离肉身变为灵体,但是灵体保留肉体死亡时的状态(就是如果是因为被压成酱死亡灵体状态就是一团酱)。

灵体会自动寻找附近契合的肉身,灵体在进入肉身的时候会丧失记忆,俗称转世。

当然执念过于强大的人会滞留不去转世。

妖虽然寿命长,但是死亡的时候会直接消散,没有转世的概念。

IWBTG是一个接受任何关于灵体委托的店铺,每届的主人由店铺中的器灵选取。

器灵:人死后灵体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投胎,进行仪式附在武器上成为器灵,灵体随武器状态变化,武器损坏灵体直接消失。

人类拥有阴阳眼,但是需要灵体激活。

极少数人在激活阴阳师时可以触摸到灵体。

下面是优散的设定。

逍遥散人:

IWBTG的现任主人,24岁,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武器是一把名为“优瓦夏”的黑色镰刀。

自从毕业就莫名其妙的接手了IWBTG,虽然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也见过各种灵体,但是看见各种奇奇怪怪死状凄惨的灵体还是会被吓到(然后通常会把灵体吓飞还得费劲心思找回来)。

好奇心很重,一直在暗中探寻着有关优瓦夏和IWBTG的资料。

优瓦夏

器灵,本体是一把黑色镰刀。

身上缠满了绷带,只能看见黑色的长发和红色的眼睛。似乎因为被绷带蒙了嘴导致连话都不说了,平时都是用纸笔与其他人交流。

性别不详,年龄不详,身世成谜。

非常的恶趣味,经常在完成委托的时候放出奇怪的东西(青鬼)去吓逍遥散人。

然后是试阅(。)

峰骚篇。

“珠峰死在一个杀人魔手里。”暮色抵在头,脸色苍白,手指无意识的绞紧,那日珠峰凄惨的死状几近令他崩溃。

逍遥散人见状递了一杯温水过去,语调温和的安抚着暮色,在不刺激他的情况下从只言片语中寻找着情报。

而在人类看不到了地方,飘在半空浑身绷带的器灵饶有兴致的看着坐在暮色旁边的,浑身是伤抱着自己被割下来的头颅的灵体。

“优大好啊。”灵体和他打了个招呼。

闻绝篇。

逍遥散人只觉得眼睛一痛,眼睛就多了一个头部被子弹击穿,满脸是血的灵体。

面目扭曲的把到口的尖叫憋回去,逍遥散人狠狠的瞪了一眼假装若无其事的优瓦夏。

深呼了一口气的逍遥散人正想和灵体打招呼,就听见灵体笑着说:“散人你好啊!我想拜托你让我成为香香的器灵。”

灵体想了想,继续说:“香香是另外一个支部的成员啦,现在与KB临时搭档,哦对了,我是小绝。”

……小……小绝???散人瞪大了眼睛,觉得大概没什么消息比这个更惊悚了。

陆P篇。

终于收拾完委托的逍遥散人疲惫的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努力忽视身边飘来飘去的灵体,好在这些灵体都非常正常没有吓人的。

『看那边。』突然一块白色的板子挡住了视线,优瓦夏指着不远处一个紫色头发的人。

“陆夫人?”

逍遥散人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陆夫人身上,准确来说,是落在他脖子上洁白的绷带和手腕上青色的剑形烙印。

他认得这个东西,这个是血族和血仆的主仆印记,没记错的话,陆夫人身边比较像血族的就只有Pi了。

8玛篇。

『你好w我是玛丽,之所以写信却没有亲自过去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法离开这个屋子啦(。ì _ í。)离开这个屋子身体就会开始腐烂。
玛丽的状态是很糟糕啦但是83哥哥的状态好像更糟一点(:з」∠)_只好麻烦优大跑一趟啦。』

放下信件,逍遥散人抬眼瞟了一眼优瓦夏,意外的感觉自家器灵的眼神有点凝重,还没等开口询问,优瓦夏就主动翻出了写了字的板子。

『玛丽是我徒弟83的恋人。』

————————
就到这里啦,正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肝出来(土下座)

【伽小】无法被感知的痛楚

微虐向。
流水账式文风,没什么剧情。
重度ooc。
约摸是个系列。
超人们的身体非机械,近乎人类会流血受伤病死。
1.

小心最后一次感觉到疼痛是在伽罗牺牲的时候,不仅仅是失去搭档的悲哀,而是那种无法抑制的,似乎身体都要撕裂一般的疼痛,疼痛到几近无法呼吸,疼痛到放声大哭。

他知道,这是那个人应该感受到的痛苦,本不该属于他的痛苦。

“伽罗。”

微弱的气音唤出搭档的名字,却瞬间被呼啸的狂风吹散。这个名字的所有者,已经不在这个世间了。

剧烈的痛感慢慢消散,指甲凶狠的扣进肉里,紧咬着牙关,鲜血从唇边缓慢的流了下去。

“好疼啊。”

混蛋伽罗。

2.

从噩梦中惊醒的瞬间习惯性的往身边摸去,却只触得一手冰凉,猛然意识到那个人早已离去,小心抬起手臂挡在眼前,掩饰住泪水。

情绪平稳之后看向床头的电子表……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大概是昨天在屋顶看星星看的太晚导致今天没有早起吧。

快速的换下睡衣穿上平日便于行动的衣服,洗漱完还没来得及吃饭就收到了市区有怪兽入侵的消息。

这些怪兽还真是不依不饶……

小心无奈的想着,看了看桌子上的早餐,跟着同伴一同前往出事地点。

3.

与平日不同,这次的怪兽似乎来势更加凶猛也下手也更加残忍,只是一个躲闪不及小心就看见有鲜红的液体从腹部喷涌而出。

“小心超人——”

耳边是同伴惊慌的喊声,因为失血连声音都觉得有些模糊,小心凭借本能反手攻击了身后的怪兽,眼神却是一派清明看不出任何疼痛的意味。

“我没事。”他冷静的安抚着自己的同伴们。

冷静的似乎受伤的根本就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根本无关紧要的人一样。

包括事后处理伤口也非常的冷静,止血消毒包扎一气呵成,甚至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4.

但是很久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在伽罗和小心刚刚成为搭档的时候,他们就发现了问题:无法感知到自身的伤痛,却能感受到对方的痛楚。

“所以说小心你也要爱护自己一点啊。”伽罗低着头认真的给他包扎,再抬起头是笑意温柔,“毕竟疼的可是我啊。”

“……疼吗?”小心盯着伽罗给自己绑的绷带,第一次觉得白色的纱布下透出的血色无比刺眼。

“很疼啊。”伽罗做出一个狰狞的表情,“所以下次就尽量不要受伤了,别那么拼命。”

“你也不要受伤。”

“好。”

都已经是过去。

5.

伽罗是个骗子。

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小心看着自己身上略微凌乱的绷带,对着镜子认真的检查自己身上还有没有伤口。

如果你能回来的话,大概会痛的打滚吧。

他这样坏心的想着,如同往常一样穿好衣服,轻车熟路的坐到了屋顶,头顶是璀璨的星空。

夜色多美啊,伽罗。
—fin—

【优散】没想到题目就先这样(。

不知所云的黑道paro,非常不科学。
重度ooc预警,病态黑化预警,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与真人无关。

——————————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手搭在腰侧,坚硬的触感让人异常安心。

他坐在了桌子的一边,笑意温和。

“我没有钱。”逍遥散人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看着对面被黑色幕布遮住的另一边。

“所以你想和我赌命?”清脆的少女音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通过电子设备带着些杂音,“所以你想要什么情报?”

“我想要……”逍遥散人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那个人,叫优瓦夏,在三年前失踪了,我一直没有找到他。”

他笑了起来,带着一种胜券在握的自信感,“你这里是最大的情报点。”

一把手枪在桌面上滑过,最终停在了他的手边,逍遥散人听见那个少女说:“枪里面有两发子弹,你现在只需要往自己脑袋那里射一枪,我就把情报交给你。”

“俄罗斯轮盘赌?”逍遥散人拿起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你不参与进来吗?”

“当然不参与,我可……喂。”

“咔。”

少女的话被空枪的声音打断了,逍遥散人脸色铁青,手颤抖着把枪按在桌子上,“还好没死……你可以把情报给我了吗。”

“那个人就那么重要?这么值得你这样做?”

“当然,我发誓过要亲生杀了他。”

是的,即使与世界为敌,也要亲手杀了——

“呵,我也发誓过要亲手杀了你。”冰冷的短刀贴在了逍遥散人的脖颈上,从黑色幕布后走出来的是那个熟悉的人,变声器还挂在他的领口。

“我猜的没错,果然是你。”逍遥散人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小巧的手枪,抵在了那个有着如同厉鬼一样的赤瞳男人的心口,“优瓦夏。”

优瓦夏看着眼前人毫无畏惧的表情,声音挂着愉悦的笑意,“纯良的傻蛋也会骗人了真是可喜可贺。”

“某个混蛋会装成女孩子也是真让人感到诧异。”

逍遥散人毫不示弱的反驳回去,对上优瓦夏的眼睛。

视线相交,他们的瞳孔里面只能映出彼此的轮廓。

“终于抓到你了。”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fin—

【伽小】计时告白

短打小甜饼,非常不走心。


大概是宅家日常。


重度ooc预警,慎入。


————————————————


宅家的超人们最近总是感觉到小心身上莫名奇妙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和黑气。



胆大的开心曾经去问过,好一点的结果就是小心看他一眼直接瞬移走,如果当时小心的心情差到爆炸的话,就会收获一个非常流畅的过肩摔。



敏锐的甜心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她想了想开口说:“我记得球长派伽罗去出任务了,小心是不是担心伽罗啊。”



“可是伽罗基本有空就会和我们视频通讯啊?而且任务也没有什么危险的啊?”花心放下了镜子,“甜心你这个推断肯定的不成立的。”



“那小心这两天为什么是这个状态啊?”开心狠狠的揉自己脑袋,整齐的红发被他揉成一团乱毛。



超人们很认真的讨论了半天,不出意外的……毫无收获。



在晚上刚刚吃完饭的时候,伽罗发过来了一个通讯请求。



作为家中唯一的一个女孩子,甜心的细心和观察力可一点不差,白天在讨论的时候就觉得小心这样的状态肯定与伽罗有关。



她看着小心第一视角瞬移到了通讯器旁边,但是只是不近不远的站在刚好能看见伽罗的位置,这个时候,甜心大概知道小心低气压的原因了。



“有人要吃我做的甜点吗?”甜心捧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小心身边走过去,成功轰开围在通讯器边上的一圈人。



然后甜心也退了出去,收获了小心的一个感激的眼神,然后刚出门就看见了蹲在门口的三个超人。



“……你们干什么呢???”甜心超人心情复杂。



“你当只有你一个看出来小心想和伽罗独处?”花心日常照着镜子梳着他的头发,“主角我可是很敏锐的。”



粗心一脸懵懂的反问:“可是花心你不是被甜心做的甜品吓出来的吗?”



“你闭嘴!”



“哈哈其实我们想知道小心和伽罗有什么事情要单独说。”开心贴在门边一副听墙角的样子。



其实并不用贴的那么近,宅家前两天刚被开心拆过,匆忙的修补导致隔音效果并不好。



他们听见这样的对话。



“再过几天我就回去了。”



“伽罗。”



“小心,什么事?”



“你已经十五天六个小时没有和我表过白了。”



“好好好……愿听差遣,小心你这么没安全感可不好。”



“不是。”



“嗯?”



“想听你说。”



两个人还在说着什么,门外的超人却心情复杂的不想再听下去了。



吃狗粮吃的撑的慌,嗝。


—Fin—

【优散】双生

卡文了……写哪个卡哪个……果然我列完大纲就不会写文了(死目

于是摸个鱼。

和真人无关和真人无关和真人无关。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架空,严重ooc。

1.

“下面播报一条新闻,某神经病院……”

逍遥散人正打算听听这个新闻究竟是什么,电视却突然黑掉了——然而不仅是电视,而是整个房子的电都断掉了。

无奈的摸黑从柜子里面找出手电筒,但是祸不单行,手电筒仅仅是闪了两下就再也不亮了。

“要不要这么倒霉啊。”逍遥散人想着今天不小心手滑掉进水里的手机,然后又想了想家里并没有备蜡烛这种东西,颓废的摸黑进了卧室,倒在床上。

疲惫感很快就涌了上来,逍遥散人看了看窗外的星空,然后陷入了黑暗之中。

2.

“我觉得你这张脸笑一笑比较好看。”眼前的人这样冲他说。

优瓦夏捋了捋自己飘到前面的长发,闻言微微勾了勾嘴角,原本有些阴郁的气场一扫而空,显得善良无害。

“我就说我的眼光很棒嘛!”那个人笑的猥琐,“不过就是你个子高了点,得有一米八五了吧。”

“还没到一米八五呢。”微笑下是阴暗的杀意,手中的左轮手枪露出了嗜血的獠牙。

3.

早晨起来洗漱就看见了贴在镜子上面的便签纸,熟悉的字迹让逍遥散人微笑起来。

——电闸我修好了,事情还没做完,过段时间一起好好休息吧。

“挺靠谱啊优瓦夏。”

洗漱完是逍遥散人一出去就看见了放在自己床头的手机,看样式像是优瓦夏的,逍遥散人不由得吐槽了一句刚刚才说你靠谱。

顺手拿起手机……是有密码的,当然这年头没有密码才奇怪。本来想把手机放回去,身体却自动输入一串数字,虽然他本人并不知道这串数字有何意义。

4.

“散人大哥……?”

“我可不是那个傻蛋。”

“这个语气……优瓦夏!?”

“虽然很想和你叙叙旧,但是我还有事情要做,有缘再见吧,新月。”

“……等等!喂!优瓦夏!”

新月猛的踹开眼前的桌子,紧跟上“优瓦夏”离开的背影,在黎明即将到来的时候,新月零犬突然想起了几天前的新闻。

——双重人格患者逃离了精神病院。

——————————————

大概懒得扩写补一下这个段子的世界观。

优零散三人设定是一起长大的,但是后来新月搬家了,和优瓦夏散人断了十年的联系。

优哥因为各种原因要找有些杂碎复仇,然后——对没错优哥已经便当了,文中的优哥是散人不敢接受事实所以精神分裂了,一个是什么也不知道的逍遥散人人格,一个是杀人不眨眼的优瓦夏人格。

白天散人夜里优瓦夏,但是毕竟散人不是优瓦夏,所以不仅优瓦夏装的不像自己本身散人的人格也有点扭曲。

具体世界观就不设定啦,反正又不会有后续(。

【伽小】致我最喜欢的你

cp伽小。
刷原作刷出来的脑洞段子。
ooc预警。
双向暗恋。

1.

还在魔方形态的时候就被小心扔出去的伽罗真是一脸懵逼,躺在地上思考自己要怎么以魔方的形式回到小心身边。

上将大人非常担心一会小心要自己变成武器的时候掏魔方掏了个空,战场上风云变化,稍有不慎就会受伤,乃至死亡。

——但是他们定下了约定,没有到走投无路的紧急时刻伽罗不能显出人形。

啊啊虽然知道这样对小心的成长有好处但是还是有一种微妙的烦躁感。

不过这烦躁感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小心准确的落在了他的身边,一个俯身捡起了魔方。

看来担心都是多余的呢上将大人。

2.

“伽罗,变刀。”

身体下意识的跟随着指令转化成了刀,然后就觉得哪里不对。

——眼前也没有敌人啊小心这是干什么?

“切面。”对于伽罗的疑惑,小心转了转手上的刀,跃起把置于空中的面团切开,依稀可以看出战场上杀伐果断的影子。

小心啊你把战场上的招式用在这里真的好吗。

伽罗无奈的想,带着些许自己都没发现的宠溺。

3.

小心一直觉得伽罗在某些地方有着极大的恶趣味。

比如坏笑着给自己出模仿全星星球最傻的那个人的建议。当时觉得没什么,后来仔细想想伽罗这不就是想看自己出糗吗。

因为自己对伽罗有绝对的信任所以无条件的相信他的话。

小心默默的叹了口气,弹了弹手上的魔方。

“收收你的恶趣味。”

4.

以前,伽罗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心甘情愿的跟在一个人身边,任他指使。

现在,伽罗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离开小心,至于原因,大概就是因为他们是搭档,再深一点的理由伽罗不敢去想。

“哎……你以后出门还是把我带上吧。”伽罗伸手揉乱小心的短毛,把人从地上拉起来。

“你会找我。”

“是是是……”伽罗习以为常的拎过小心手里一半东西,笑意温柔,“我们回家吧。”

“好。”

5.

小心并不是很喜欢拍照。

但是却和伽罗留下了很多张照片。

小心很认真的把照片整理下来,写下每一瞬的心情。

在最中间的书缝里面,小心写下了这样一行字。

“我喜欢你。”

—TBC—